不管对什么也请保持对生命的同情与敬意——菲妥妥一家的自杀_天医网 - 澳门巴黎人娱乐平台
您好,今天是
主页 > 资讯 > 权威发布 >

澳门巴黎人娱乐平台

2018-06-13 09:51|发布:天一网 - 小恺休闲养生

摘要:哪怕您无法理解当事人自杀的理由,也不想花时间去关心他们,也请您保持对生命的同情与敬意。 就算是沉默围观或默默走开,也比你当键盘侠更高尚。 网友@菲妥妥_穆修修的微博永远...
哪怕您无法理解当事人自杀的理由,也不想花时间去关心他们,也请您保持对生命的同情与敬意。
 
就算是沉默围观或默默走开,也比你当键盘侠更高尚。
网友@菲妥妥_穆修修的微博永远停在了5月22号下午2点21分。
 
5月20日,菲妥妥在网上留下遗书安排后事,其同学联系不上她后报警,海口警方在一处出租屋内发现了她和父母都平安无事。
 
5月21日,一家三口自杀,立刻赶到的警方挽救了一家三口的生命。
 
5月31日,湖南蓝山县发生一起一家三口自杀案件,最终造成2死1伤,只有母亲幸存了下来。
 
6月2日通报一出,网友立刻联想到之前在海口试图自杀的一家三口。
 
从警方披露的细节中,海南和湖南两起案件自杀者的姓氏、年龄等极为相似,而蓝山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也对北青报表示这一家人曾在海南尝试自杀,相信这就是菲妥妥一家。
 
菲妥妥的最后一条微博。
 
网友:“今天菲妥妥死了没?”
 
菲妥妥为什么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在微博里说过,她的父亲因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欠下高额贷款,家里把房子卖了还债。本想自己在工作、事业上做出点成绩的她,选择了替父亲还债。从此,自己的生活在高额贷款的压力下变得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总跟我说,父母不会害你。可的的确确把我推进了火坑。”
 
于是,她连同父母一起决定去死。
 
当时,警方很快找到了正在昏迷的三人,从死神手里夺回了他们的生命。在警方的开导和教育之下,一家三口似乎又重新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菲妥妥说,“后面高利贷怎么办,工作慢慢还。我的学历不错,能力也还行。科研,英语也还行。我想在找到符合我能力的工作之余做一些零工”。
 
菲妥妥此前发在网上的照片。她的微博简介是“一个流弊的急诊科战士”。
 
但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得救之后的菲妥妥在微博上对自杀做出了一些回应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微博了。
 
在5月22号下午2点21分这条微博之后,还陆陆续续有网友在评论里怼菲妥妥,喊她赶紧去死的人不在少数。
 
有人骂人不带脏字:“你不愧是你爹妈生下来的种,厚颜无耻的性格都随,好好活着还钱吧,希望你这辈子闭眼之前能还上。” “您怎么还不死,不是救不回来了吗?您怎么还在蹦跶??我还在期盼您的头七给您上柱香呢。”
 
有人讽刺她自杀方式不给力:“装个死就想博关注?安眠药发现及时很好救的,我以为你会选百草枯一类的。”
 
还有人闲得没事就上来留言:“今天菲妥妥死了没?没有。”
 
5月31日,如他们所愿了。
 
警方通报。
 
终于把人逼死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菲妥妥第一次自杀后,就被网友扒皮。他们发现实际情况并没有菲妥妥在微博里写的那么惨,简直是“多姿多彩”。
 
 “2月日本邮轮,3月泰国潜水,并知道欠债,4月找了男朋友,5月让人男友一起还债,不帮忙就挂遗书上。分手后自杀的五天前珍爱网征婚?6得飞起啊姑娘。琼瑶都不敢这么写剧本。”
 
在这部分人眼里,他们本来就是欠钱的老赖,还这么作,简直同情他们的债主。不说别的,这家 “戏精”一而再地宣布自杀,就是在消耗网友的同情心。“既然这么想死,那就去死呀!救了还有什么用,反正活着也是废物。”
 
而那些好言相劝的人就是 “圣母婊”和“白莲花”,站在道德高地上不冷吗?“如果你们甘心被菲妥妥一家像傻子一样骗,跟着一起去死得了。”
 
蓝山县公安局通报出来时,有人说:“行了,现在终于把人逼死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此前,菲妥妥自杀后被救,曾接受媒体采访。
 
但之前那些七嘴八舌的围观者,可是一点都没有内疚感:“本来是他们自己要死,我说两句怎么了,难道还要怪我?”
 
在这之前,不少网友发起爱心接力,纷纷留言希望菲妥妥一家坚强地走下去,不要放弃生命。
 
但另一部分人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自杀的人要在网络上搞得尽人皆知,“就不能安静地去死?”
 
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爬海珠桥的,别堵塞交通,回自己家跳楼去。”“医院里的病人,请不要死在走廊里。”“网络直播自杀的,不知道血腥照片儿童不宜吗?”
 
用一句经常听到的骂人话来说,“给我死远一点”。
 
毫无疑问,这是汉语中最恶毒的一句话,它败坏了所有美德和人性。面对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你有一万句安慰、劝阻或敷衍的话可以说,但你脱口而出就是最恶毒的语言。
 
网络暴力对一个人造成的伤害,可能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有的人,用语言行凶
 
菲妥妥自杀事件绝不是孤例,此类“网络自杀”现象早已有之。
 
心理学家把它称之为一种“表演式求救”。“社会心理学者石勇如此分析直播自杀现象:一心求死的人,已经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既不希望有人看到,也不想看到别人了。”
 
在长期消极和低沉之后,当事人选择预告自杀“刷存在感”,哪怕以更极端的“直播自杀”的方式,向社会发出“求救信号”,“乞求”世界最后的善意。
 
如果这时候人们以同理心对其进行及时的疏导,或许还能挽救这些脆弱的生命,还能让他们感受到世界的善意,继续生活下来。
 
而看客们认为这完全不可理喻,世界的路千千万,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来了结?一家人辛勤工作难道还不了债?省下高消费的钱难道还不了债?通过正规渠道借贷难道不行?
 
都不行的话,“如果真想死,那就死吧,干脆点”。
 
请问,您有什么资格叫当事人去死?
 
除了死神和法律,没有人有资格判定一个人的生死。若有意外和疾病,死神正在赶来的路上。若如菲妥妥所说,她父亲欠下高额债务,那么公正不会缺席,法律按罪量刑。
 
令人悲哀的是,在未通过法律程序之前,菲妥妥一家已经在网络上被判死刑了。
 
有时候,语言也是一种凶器。
 
这些网络暴力无形中加重了当事人的思想包袱,对自杀当事人造成“第二次伤害”之后,或许原本已打算放弃自杀的他们,因为不堪舆论的重负,再一次选择自杀。
 
据北京青年网消息,湖南蓝山县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媒体,这家人本来已经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准备回北京好好生活,但是后来网友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有的人用刀枪杀人,有的人用语言就可以行凶。
 
这一次,当事人选择以“无人知晓”的方式默默死去。
 
同样的悲剧,不应该再发生了。哪怕您无法理解当事人自杀的理由,也不想花时间去关心他们,也请您保持对生命的同情与敬意。就算是沉默围观或默默走开,也比你当键盘侠更加高尚。
 
在每个普通的生命面前,耗费再多的同情心也不过分。
  • 中草药
  • 中药方剂
  • 养生食材
  • 菜谱
  • 其他